--------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08-27 (Mon)

......謀殺......




引子:
  網路看到一則新聞:某個酒吧于深夜發生一起殺人未遂事件,一個单身女子用水果刀捅傷了一名男子。經調查,該男子爲此女子的上司,已入住醫院接受救治。該女子動機动机不明,据查實,女子患有深度抑鬱症和神經幻覺功能性失調。
  
  
  扎進他身體的時候,我聽見肌膚裂開的聲音,溫熱的液體四处飛濺,男人嚎叫着推開我,眼里滿是驚恐與不解。血滴落在地上,詭異的紅如一朵鲜花緩慢綻放;血濺落在我臉上,粘稠而腥澀……
  
  有多少個夜晚,我独自坐在窗邊的這個角落,注視着對面吧台的那個男人。玻璃外是沉寂的夜色,天幕是深沉的墨蓝墨蓝,仿佛一個可以吞得下任何事物的惡魔的嘴。而在天幕底下却是一片亮,交織着各种顔色的亮光,城市的霓虹燈一閃一閃,显得頹敗而迷離……

  玻璃内是朦胧的藍。酒吧壁檐上的圓形燈緩緩旋轉,射出的燈光与壁角的暗燈一起籠罩了整個空間,四處顯得幽藍幽藍。低低的萨克斯蕩漾在酒吧的上空……

  男人站在吧台,熟練地往杯子裏加冰塊,攪動。旁邊已擺好了几杯調好的酒,各色紛呈。有時候他在吧台走動,和幾個男男女女低聲话语,但從不親密;有時候就在角落,撥弄CD,靜听音樂;更多的時候,我看着他搖弄着一個個高脚杯,臉上露処淺淺的笑意……

  他的臉有銳利的輪廓,屬於那種英俊的男人,總有些曖昧的女人上前去搭訕,他也總是不語臉上带着客套的微笑。

  我入迷的看着他的一舉一動,一颦一笑,仿佛在心底定型。我也只是淺飲手邊的雞尾酒,从不上去與他説一句話。我知道他雖身在酒吧,卻不屬於任何一個女人,因爲,這裡的女人身上,都沾染了俗气。

  淩晨三點時分,他走出了藍色,走入了霓虹,然后隱沒在暗中。我靜靜的跟着他,離他很遠,但不會跟丢,因爲這條路,就算我閉着眼也能走。直到他進入了一座公寓,過了幾分鈡,公寓十七樓的一個窗口亮起了燈,我才悄然離開……
.
.
.
  
  在得知公司要減薪裁員的消息後,我開始吃藥。我知道自己只是個打工的沒有什麼背景,所以我更要努力。

  上海是個大城市,高樓大厦讓我的眼都眩暈了;上海人的冷漠也讓我初來時躊躇满志的心變得惶恐了。我是個内向的女人,在陌生的城市一個人,感覺更加的無助寂寞。可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開始抑鬱,在這個重要時刻,我不想讓自己出現問題,於是我開始吃葯。那種白色的小葯片,讓我感覺安全,即使醫生關照過可能有副作用。
  放了張CD,如水的聲音将整个房間軟軟的包圍,我穿着白色的棉質睡裙,站在大鏡子前,濃密烏的長髮直垂到腰際,柔軟而鬆散。

  “我很緊張,我不想在這個城市流離失所。”鏡子裏面的我眉頭微鎖,愁容慢慢蔓延開來。我摸着鏡子裏我身邊那張英俊的臉,他還是在微笑。“你能行的!”笑臉裏,我仿佛聽見他對我説。
  
  三個星期後,公司公佈了被裁的員工名單,沒有我。我靜靜地走到我的上司Guillaume面前,微笑着説了聲:“謝謝!”他年輕的臉有些呆愣,但隨即一笑,説:“這是你努力的結果!”我望着那張無数次在心底浮現的容顔,有些呆滯。

  他好象特別愛笑,對誰的笑顔都是淺淺淡淡的真誠,但我相信,他對我的笑容一定是和别人不同的。我一直這麽固執的認爲着……
  
  緩緩穿上那件紅色的大喇叭裙,柔軟的裙擺在身下輕輕旋了個圈,荡出万翻风情。拿起口红,鏡子裏玫瑰紅的嘴唇如沾滿花汁般鮮紅艷麗。色長髮斜斜披在身後,我穿上紅色的高跟涼鞋,裊娜的站起來。那張臉依然带着笑顔,在鏡子裏看着我的一舉一動。望着鏡子裏那個冶艳的女子。白天的我只是個平凡無奇的女子,但這樣的夜晚是屬於我一個人的絢麗。

  我輕緩的貼近,離開,鏡子裏的那張笑臉染上了一個殷紅的唇印,我俏皮的一笑,想拿起梳妝台邊的手袋,手臂卻被沒有放好的眉筆划到,袖口映出一條深深鲜红的痕跡,隱約可以看出是一個字。

  我不知道拿什麼來愛你,只好在我的皮肤上刻下你的名字……我低低的念着,淒慘而又輕蔑的一笑。逝去的感情已不再,唯一的痕迹也在逐漸淡化,禦,我已經有了新的梦……
  
  藍色的招牌在霓虹燈霓裏閃耀,“瑩七”两個字吸引了我的眼光。我徐徐走入,朝自己熟悉的角落走去。幽藍的燈光裏,照得吧台男人的臉顯得神秘又隱約透着無尽的誘惑力。

  瑩七,我重复着這個名字。已經數不清在這进出過多少個夜晚,卻始終無法猜出它的含義。如同我一直不明白男人同樣怪異的英文名Guillaume,都同屬於那種很难解釋的感覺。莞爾笑,是的,吧台上那個我一直關注着無數個夜晚的男人,正是白天我公司的上司。

  我無法説出我對他的感覺,但我相信,他一定能感受;我也一直相信,我們每天的招呼,見面,談話裏肯定有我們彼此無言的默契,只是彼此都不願意打破這層紗而已。

  我一直這麽認爲着,自以为是着……

  “鎊……”是什麼聲音如此尖銳如此刺激着我的心?我愣愣的看着原本在我手中的杯子卻不知道什麼什麼時候掉到了地上,透明的玻璃如水晶洒滿了一地,細細碎碎的如同揪痛着我的心。红红的鸡尾酒染到了淺绿色的地毯成了色。

  我看到了,我竟然看到了Guillaume在吧台的陰暗处摟着一個女人,两人的臉緊密的貼着,輕易就能看出他們彼此之間的暧昧。
  我顫抖着手从手袋里掏出錢隨手放在桌上,不顧脚邊服务生正在小心的收拾着細碎殘餘的玻璃,匆忙的朝門口飛奔而去。玻璃渣微微刺痛了脚心,却怎麼也比不上心頭那一陣陣的痙攣……痛,依然是如此讓人難以忍受啊……
  
  随着“哐……”的聲音,鏡子裏那張笑臉也随之消失,我的世界裏又充滿了水晶。是啊,美麗而易碎的水晶如此讓人沉醉卻也讓人心疼……哽咽的聲音由開始的細微到最後竟汎濫的在房間爆發,原來我還是可以如此淋漓盡致的哭……

  扯下挂在正對鏡子墙上的那張大照片,一下、两下、三下……从大到小,由小至碎,泪咸咸的在嘴边蔓延開,我用力朝空中一挥,漫天的雪花籠罩了我。很美…可是,心,卻還是如此的痛……
  
  你以为用血用伤害來表白,就能證明你對我的愛嗎?依稀聽見禦又在我的耳邊冷冷的説着,看着我手臂上的烙印無動於衷。好疼…字烙在我的手臂却宛如心頭挖了一块肉般疼痛。經過無數次小刀的削平,雖字已模糊,可伤疤依然在痛,心更痛的無法形容……

  一陣更緊一陣的痛,全身痉挛麻痹到無力。真的好痛,用什麼辦法,能讓我不再這麼痛?用什麼辦法,能讓我不痛!!!!!
  
  準時的淩晨三點,我迎上了正要走出“瑩七”的男人,盲目的靠近,随即肌肤裂開的聲音在耳邊清晰的响起。他用力推開了我,按住腹部,英俊的臉此刻卻因痛苦顯得扭曲猙獰,瞪大的双眼投射出驚恐与不解……

  血滴落在我的身上,和红色的裙擺融合在一起,宛如一朵艷麗的花迷離綻放;粘稠而腥澀的感覺在唇边隱約感觉到……

  我笑了……

  真是好美好美的紅色啊,美的令人如此心驚!
  
  “爲什麼?”男人艱難的説着。“虞梓淇爲什麽?!!”他嚎叫着。

  他在痛嗎?他在呻吟嗎?他的臉爲什麽這麼苍白?他知道我是谁了……好多好多的血从他的指縫涌出来。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再痛了……既然我的疼痛留不住你,那么,就讓你的疼痛带走我所有的痛吧!

  看着手里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哪裏拿的長長的水果刀,殷紅的血順著刀刃流向刀柄,我笑了,燦爛的笑了……

  真的…我真的只是,不想讓自己再痛了……


back.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最近流行寫這種類型的小説阿!!
我曼叫也要玩!!!
弄可以俄,寫了滿好~~恩恩~~~
  • 日暮 #-
  • URL
  • 2007-08-28(Tue) 22:42:08
  • Edit

…………写的真的很好啊=A=

这里还没顶过~来了!!哦也~~!!!
写了是嗲的...没话说..!!!!
我要看下一篇!!!!!!!!!!!
  • Lovlulu #-
  • URL
  • 2007-08-30(Thu) 20:36:53
  • Edit

コメント送信

管理者のみ読めるようにする

Trackback

このエントリー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I
http://reicacaca.blog63.fc2.com/tb.php/121-3a1b8c62
引用して記事を書く(FC2ブログ用)


† 最近の記事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